有嘻哈和新说唱 为中文说唱带来了什么?

22 2018-10-29 17:03:23 阅读金币: 0

去年,吴亦凡第一次祭出“你有freestyle吗”的时候,直接把对面的大狗给问懵逼了……

一个iron mic三连冠的人物,被问出一个看似不痛不痒则是显得无知的问题,大狗的心里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?

今年,一句原意是汽车漂移的“skr”被编辑进了美国俚语词典Urban Dictionary中;

吴亦凡的疯狂粉丝们直接坐地排卵,高喊“哥哥定义了一个词Skr”……

其实这是“流量”的力量,将两个地下的词汇freestyle和skr变成了大众年轻人高频使用的词汇。

如果说“有嘻哈”是爱奇艺的一场豪赌,就结果论而言他们赌对了,那么“新说唱”则是一次对于把说唱从音乐到产业的注资改造。

节目承担造星的作用,外部工作机构则是协调被造好了的星去拓展业务,以星为原点,探索各种营收的通路。(潮牌,演出,活动,影视,代言……)

对于玩说唱的人来说,这就像是找到一条靠着才华就能发家致富的高速公路,从苦哈哈的underground一跃成为大众镜头的焦点。

在此之前,很长的 一段时间里,有很多有才的年轻人才能够乐迷的眼中消失,比如一些在iron mic里面爆发的高手,没过两三年就销声匿迹了,这是为啥?因为他们的才华转换不了续命的钱。

而那些被地下乐迷奉之为标志性人物的说唱歌手,大多都是憋着一口气的续命,最最最具代表性的就是Higher Brothers,全凭才华与实力成为第一支从国内走向国外的说唱团体。

▌马思唯,不出名的时候在街头卖过唱,出名后在大几万观众的音乐节上登台亮相

而更多的是做着这样或那样的工作,养活说唱,坚持玩说唱才有今天的成绩。(如小老虎,做过杂志的编辑,也担任过音乐网站的总监角色;红花会的Young Mai干过电台音频工程师的工作)

07,08年的时候,北京MAO livehouse一场演出结束,台下的观众高呼in三的名字,当年的说唱歌手追求的便是这种认可,比钱来得更有满足感。

爱奇艺和吴亦凡,玩得一手好流量,懂得如何从流量中获利,这也是吴亦凡敢于自称Young OG的底气。(玩流量的确对得住OG这个称呼,实力上就……还是不说了)

▌吴亦凡演出Young OG曲目

娱乐节目发挥出来最大的作用就是起到了普及说唱,从流量中引入了大量的新乐迷。

火锅店里唱着《火锅底料》,汽车修理店播放着《头文字T》,咖啡馆放着《星球坠落》,抖音的BGM飚出《It G Ma》……至于作品好在哪里,放歌的人可能也不知道,就放着玩呗。

市场环境好了,有的歌手身价翻了翻,曾经打工挣钱养梦的歌手太多了,梦想也被践踏得体无完肤,Max马俊曾说过,在拿了iron mic冠军之后,有人跑过来说能给他接好活儿,婚礼现场演出,费用顶级那种一场能去到800块钱。

恰饭是歌手的生存需求,走起来的GAI,现在顿顿去开大包间都没问题;还没红的时候,吃个盒饭也成为一个要思想挣扎的问题。

这些都是娱乐节目普及说唱之下,肉眼能见的好处,能靠说唱挣钱了,过好日子了。藏在背后的则是,歌手们看见了能通向更大舞台的通道。(这就是为什么说唱歌手愿意上节目碰碰运气)

▌Jony J在结束有嘻哈之后,开了第一唱正儿八经的个人演唱会

而有的新手只出过一首歌,beat是盗版的,后期制作是没有的,然后自称说唱歌手,至于这些歌用在了哪里?

大概就是那些“渣男渣女公众号”上面所爆的“用来骗钱骗炮”。

流量大了,来看现场的演出的人也多了,一起听着歌一起蹦起来的观众却少了,更多的是来追星的饭圈小弟弟小妹妹;

台上演出嘉宾是谁,他们可能不知道,唱的是什么也不知道,“跳水”接不住,“蹦迪”嫌太累……

▌说唱的现场,开始出现了饭圈式的灯牌,荧光棒之类的应援道具,这是以前不敢想象的事情

这就是关于说唱文化“教育”缺失所带来的弊端。

“教育”的缺失也就造成了节目只有说唱的驱壳,没有说唱的文化和魂魄。

▌说唱的“实力”变成了统计数据

对说唱“教育认知”的过程就像上学念书一样,从无知到有知,形成自己的见解。

有的新乐迷既不知道peace,也不知道diss;

peace约等于“哥哥这么努力,好意思黑他吗?”

典型的例子就是,新说唱节目塑造出来的“Dream Team”,决赛时候,属于阿凡战队中的Blow、Al Rocco、王以太都将自己的项链投给了艾热。

▌新说唱决赛,投票阶段,王以太先拥抱了那吾,再把项链投给了艾热

节目结束至今,他们仨还在遭受着疯狂粉丝的谩骂和攻击……

diss约等于蹭热度,殊不知同等级别的diss,获利的都是针锋相对的两方。

如AR的《皇帝的新衣Skr》,作品的质量可以说是按着对方在地上摩擦摩擦,AR也被对方的疯狂粉丝好好地安排了。

节目组一开始捣腾北美赛区,邀请Migos,看似已经做好了教育观众的准备,殊不知海外赛区就成了零零碎碎的几个镜头;Migos就像他们的“泄密”海报一样,从头到尾都没露过一面。

吴亦凡披上说唱和嘻哈的人设,想要成为说唱圈的icon式人物,很有难度;

但他要成为推广说唱的人物,这就相对简单了,三四千万的粉丝流量,调教好了,大有可为,调教不好,万劫不复……

至于虎扑步行街skr之战这种突破次元壁的大型网络撕逼现场,便是最好的例证。

有嘻哈和新说唱,不应该只是收割中文说唱20多年积累起来的成果,拿着少数几个例子说“你看,这些个说唱歌手经过节目之后都走上了星途大道”;更应该为中文说唱的土壤施施肥,除除杂草,培育和教育,远比“收割”重要。

节目和吴亦凡都需要更多时间去扭转过大于功的局面。

说唱文化想要长存,离不开商业化,商业化程度的决定权应该掌握在说唱歌手的手上,而非商业化绑架了说唱。

分享上传:rapjia/ 说唱家

关键词:

  加载评论内容,请稍等......
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