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4 2020-09-07 16:59:39 阅读金币: 0

看了四年的节目,我们都很清楚《中国新说唱》的镜头是一门玄学。但你真的很难想象,从上万人报名海选到如今只剩下全国20强的情况下,还能有选手在播出了整整4期的节目里,找不到自己的几个镜头。时间的推进让我们有了纵向比较的能力。遥想2017年的《中国有嘻哈》...

看了四年的节目,我们都很清楚《中国新说唱》的镜头是一门玄学。但你真的很难想象,从上万人报名海选到如今只剩下全国20强的情况下,还能有选手在播出了整整4期的节目里,找不到自己的几个镜头。

时间的推进让我们有了纵向比较的能力。遥想2017年的《中国有嘻哈》战队成员,只有黄旭和胡旭的存在感比较缺失;而在2018年的《中国新说唱》,你几乎找不出一个这样的人来。

即使是Jason和周汤豪这种网友口中的混子,也有非常完整的60s表演镜头;2019年的《中国新说唱》战队成员增至20人,也只有Turbo王嗣尧和蜜妞没多少存在感。

而到了今年,赛制大改,厂牌人数扩充到10人,你却会发现有一大堆的厂牌成员毫无记忆点:林渝植、蜜妞、Yosko、爆音、小酷、艾瑞欧、云别、田蜜Vex……这些人来得无影无踪,消失得也无影无踪。虽然节目给他们安上了“全国40强”的荣誉称号,可呈现在观众面前的这档节目,却好像与他们完全无关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当然,他们还不是最惨的。最惨的当属已经历经海选、100s和1v1三轮残酷考验,却依旧不受镜头眷顾的选手们。而这其中的三位代表,分别是梁维嘉、杀手耗和威尔。

梁维嘉是最令人费解的“镜头缺失者”。于资历,他是丹镇北京的创始人之一,深耕硬核说唱多年;于商业,他签约了说唱圈商业化最成功的公司摩登天空,是团队旗下不可多得的悍将;

于形象,他是无可争议的帅哥,在硬汉扎堆的丹镇北京里清秀得出奇,就像是“坏孩子军团”里的乔·杜马斯;于曲风,他做的风格完全不局限于硬核,一直被认为是全能战士的代表——这也与他的外号“军刀”无比契合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然而,即使我为梁维嘉想出了如此之多的理由,爱奇艺方面也完全视而不见。不管是海选、100s还是1v1,梁维嘉的镜头都是一晃而过,从来没法在正片里找到几句完整的演唱片段。

对于一个成名已久的rapper如此怠慢,我实在是想不到原因。思来想去,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去年同为丹镇北京成员的斯威特,为了证明自己而唱的那句“第一季收走我的项链他们不识货 子之错 我想这全都是父之过”。节目组可能把斯威特淘汰了还不解气,还要像方仔一样,搞一手他厂牌的人吧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还好现在大部分的说唱听众都还知道梁维嘉是真正的实力派,而且梁维嘉和厂牌主理人张靓颖并没有什么私人关系,所以更多是在为梁维嘉打抱不平。

如果有相同遭遇的人是大众不太熟悉的Ugly Z,他肯定会被喷成“混子”;如果换成是在GAI厂牌的希介,他肯定会被喷成“人情保送”。

总而言之,梁维嘉目前的遭遇是不公平的,就连MDSK的官博也公然调侃:“由于梁维嘉多次没有镜头,现已搬至摩登天空三楼开始坐班”。对此,梁维嘉也只能无奈地回应:“那怎么办 不还得活着吗”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而其中的一条评论确实把我逗乐了:第2期:大奔!稳稳稳!太稳了太稳了!、第3期:谢谢姐谢谢姐、第四期:挺完美的,小白那个确实惊着我了。

寥寥几笔,直接把梁维嘉的所有镜头都给描述了一遍,建议冲着梁维嘉去看节目的粉丝不用看了,直接读这段话就行了。更有评论放出了“刀砍爱奇艺”的狠图,粉丝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相比在镜头方面最有争议的梁维嘉而言,杀手耗受到的关注就要小得多,但他镜头缺失的程度相比梁维嘉,只能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在我的印象里,他作为后期采访和观众欢呼的镜头是一个都没有。

而他表演的镜头是多久呢?从字幕显示出“耗耗”到字幕显示出“林渝植”的这段时间,是3秒整。就这短暂的3秒镜头,前半秒还停留在Holding Room的嘿人李逵脸上,后1.5秒还给了张靓颖的推杆动作,真正算起来杀手耗的画面就这么1秒钟,我连截张图都很困难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而且,就这么一张1秒钟镜头的极限截图,你还能发现:剪辑正好选了杀手耗用手握麦克风在嘴边的这么1秒钟,完全把杀手耗的脸给挡了个干干净净。不要说那些跳着看或者二倍速的观众,即使是一帧一帧看,都不一定能对进入了全国20强的杀手耗的形象和歌曲有什么印象。

我们还没提一件事,就是杀手耗是极少数上节目被强制改名的rapper。这股改名风潮从去年的节目开始泛滥,让大家记忆最深的就是Walking Dead被改成了Woken Day,但是这个上一季极力“改名”的地方,今年GAI随意在后期采访的一句“活死人”就给破掉了,不知道改得有什么意义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又比如组合名称的敏感。这方面丹镇北京(是的,又是他们)是最大的受害者:还魂散被迫使用他们的英文名DropScience,搞得毫无记忆点;情侣档“怪鸳鸯”也被改成了两人各自的名字“艾迪&美朵”。NOUS的老牌组合Dirty Twins脏胞胎也难逃一劫,被改成了“小车&丸子”。

说回杀手耗的“被迫改名”,他的“杀手”两个字也很明显地出现在了节目里:希介在介绍自己和田蜜的时候,说他们是两个冷血的杀手。既然这个词并不是违禁,那作为选手的AKA又有什么问题呢?乍一看“耗耗”这个名字,我还以为节目组把重庆rapper昊昊的名字给打错了,过了一会儿才想到会不会是杀手耗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当然,相比于梁维嘉的“人畜无害”,杀手耗在作风上要有争议得多。Battle MC出身的他,性格相当之火爆,起的Beef也不少。从北京的辉子到海外的杨晓川,杀手耗Diss他们的根本原因都是因为三个字母,DBC。

这三个字母真正进入大众视野的时间点,是2019年的《中国新说唱》,由OBi喊响了DBC的名号。节目组把这三个字母释义为“Dong Bei Camp(东北大本营)”,作为一种地域性口号,类似CDC和CSC。而因为对于DBC理解的不同,杀手耗还与杨晓川还发生了beef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而与辉子的Beef,也源于杀手耗对自己DBC的身份认同。东北在全国范围内并不是说唱氛围最好的地域,但他们的凝聚力显然相当不错。来自黑龙江的PG One虽然在西安真正成名,却也收获了DBC的尊敬。即使他负面新闻缠身时,东北的年轻rapper也没有放弃对他的支持。

在去年辉子与PG One的大战中,OBi、Kim23、诉人等人就以实际行动声援PG One,发出了对辉子的Diss,而杀手耗也是其中一员。他当时的Diss《有屁早点放Freesstyle》水平优秀,因此获得了不少的关注,当然也不乏指责他是“PG孝子”的黑粉。

前几天PG One放出《Kill The One》的音源,杀手耗再一次表示了支持。而这条微博下面最高赞的评论是:“你完蛋了 你看节目组还敢不敢要你 不怕自己后面的片段都被删光吗”,这也是很多人同样的担忧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对这条评论,杀手耗本人的态度是不予置评,回复了一句“你完蛋了 你不怕我拉黑你么”。但从实际上来看,不知节目组是否真有这方面的考量,因为杀手耗的前期镜头实在是少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同样是声援PG One,OBi一是在节目结束后做的这件事,二是他毕竟签约了MDSK,会有所约束;但是没有人知道,杀手耗会不会在录制现场或明或暗地提到PG One这颗定时炸弹。万一他提了,而又躲过了节目组的眼睛呢?那对于整档节目来说,可能是“灭顶之灾”。所以最好的办法,就是全部剪掉,一点不留。

而节目组也显然一次次让杀手耗感到失望,可以看到他不遗余力地在转发正片的视频,却只能说自己“没镜头”、“一剪没”。对于一个有实力的rapper,不知因为什么考量(上面说的理由也只是胡猜),就把他的画面剪辑得一干二净,爱奇艺做的确实不行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最后一位没有镜头的典型是威尔,相比于前两位,他的知名度显然要低上很多,但他却不会被观众认为是“混子”,因为从他短暂的镜头里,你确实能感受到他的优秀。玩Drill风格的他非常有能量,甚至被潘玮柏认为是“小GAI”,足见他的劲头十足。

然而,劲头却换不来镜头。威尔出色的100s舞台表演和同样炸裂的1v1舞台表演都是不完整的,这就让观众无法更多去了解这位优秀的新生代rapper。相反,另一些名声不显的rapper,却能获得大量的镜头来显示他们的优秀,这就相当让人费解。

我无意去内涵导师个人,但是事实就摆在这里:吴亦凡厂牌的10位成员中,只有林渝植在正片中没有完整的100s舞台表演,其他9位成员都出现在了正片中,并且都有非常完整的画面,从入场到表演到拉票,镜头数量拉满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相比之下,不算“Hit Song”的露脸,潘玮柏厂牌只有暴扣哥、李大奔、Ansr J、Round 2、PISSY、梦徐有完整表演,刚刚过半;GAI厂牌只有李尔新、王齐铭、VOB&Double C三位;张靓颖厂牌只有IceProud和万妮达两位。

结论是什么?两位新晋主理人厂牌选手的完整表演镜头,加起来还不如潘玮柏一个厂牌的选手的完整表演镜头多。而他们三个厂牌加起来,也没比吴亦凡一个厂牌多多少。在镜头上9:6:3:2的如此不均衡的配比,真的有公平可言吗?

以往与战队选手有关的比赛,都是三支战队成型后共同进行的,因此节目的镜头基本均等,能照顾到每位战队成员。然而今年改制以后,这种平衡完全被打破了。

即使Ugly Z和Kyra Z的表现再优秀,观众更想看的也一定是梁维嘉和艾瑞欧,而节目组却还是选择了给前者镜头。你以为节目组不知道观众想看什么吗?他们清楚得很,但他们还是那么做了。这其中的原因,交给读者们自己想象吧。

不会真有人进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全国20强,镜头加起来还不超过两分钟吧?

以前资本给我们吃屎是因为我们没得选,但今年有三档节目,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《说唱听我的》你就算再不喜欢,就算一些淘汰充满着极大的争议,但是选手的表演他们绝大部分还都是完整放出来的。

至于说小破站就更别说了,用上下集的方式,充分照顾到了综艺的娱乐性和说唱表演的完整性,几乎每一个选手在小破站都能获得不少的镜头。估计此刻的梁维嘉应该会很羡慕在隔壁,他的好兄弟生番和斯威特吧。

选手们来新说唱的目的很简单,谁都希望能多获得一些镜头,以此得到更多的流量。但到头来,大部分都只是成为了热门的背景板与垫脚石,热门选手的高歌猛进、一路向前似乎不会让人感到半点意外。

其实新说唱捧这些人我非常能理解,但是能不能把优秀的表演多放出来一点点,我的要求不高,你给他淘汰掉都可以,你让更多观众多看看什么是牛逼的演出不行吗?但是,爱奇艺用镜头告诉了我们答案:寒门再难出贵子。

撰稿 / 砂与海  排版 / 砂与海
图片 / 来源于网络


分享上传:null/ null

关键词:

  加载评论内容,请稍等......
{cscmsself:ad200x200}

{cscmsself:duilian}